2002年,互联网传奇人物、硅谷布道者蒂姆·奥莱利拜访了贝佐斯,这次会面让贝佐斯意识到一个商机——亚马逊富余的IT资源是可以开放出来让第三方使用的。很快,贝佐斯便组织了第一届亚马逊开发者大会,并发布了自己的API,也就是Amazon Web Services,它是AWS的早期雏形,同时也是后来轰轰烈烈的云计算浪潮的开端。

云服务的初衷是构建廉价且可靠的大规模分布式系统,让一个任务能够被集群式的服务器解决,从而汇总出最优解、提高运算效率。时任AWS大中华区初创业务发展负责人的杨昆曾在知乎上写道:“贝佐斯一直坚信AWS的价值在于提供近似于水电的基础设施服务。”

单从公有云角度出发,以AWS诞生为序幕,那么云计算距今已经有20年历史,但它真正从国内生根发芽要追溯到2008年。“直到2011年,云计算在国内都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,产品只要跟云沾上一点边的,都对外称自己是云。”在信服云CTO张建华看来,一开始云计算领域比较混乱,并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定义。

张建华是国内云计算产业最早的一批开拓者,完整地经历了云计算从0到1,以及从1到10的演化过程,“云计算尤其是公有云,本身是一个舶来品,所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国内的云计算玩家更多的是在对标海外,大学产品、大搞规模,但后来的市场反馈告诉我们,这种思路是不对的。过去公有云的路数是如何让客户快速获得资源,但现在的逻辑变了,是如何让客户快速获得能力。”

这种顶层逻辑的思考来自于对底层需求的感知:在中国,约有4300多万家中小企业,占企业总数的99.3%,且国内和国外产业业态有着明显区隔,导致对云计算的需求也不相同。和那些大企业相比,这些中小企业的上云诉求是数字真空,容易被忽略,但它们的价值却是真实存在的,要知道大企业都是由中小企业慢慢长成的,某种程度上来说,国内已经陷入公有云内卷迷雾,过度的看重云的姿态,反而忽略了数字化的本质:真正为企业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,用技术赋能业务增量。

和中国数字经济一样,云计算正站在一个历史的拐点上。

01

国内市场,云的能力比形态更重要

在国内云计算真正兴起之前,自行采购硬件和租用IDC机房,是大多数企业比较常见的IT基础设施构建方式。在这个过程中,除了服务器本身,机柜、带宽、交换机、软件安装、网络配置以及虚拟化等都需要专业人士负责,整个实施周期也比较长,云的出现,直接颠覆了这种繁琐模式。

以Netflix为例,它是早期云计算的直接受益者,2010年Netflix成功全面迁移到AWS,这件事被认为是云计算史上最著名的案例之一。当AWS证明了云是一个可行性业务后,云计算自然也被带入到公有云语境里,但针对国内业态和需求来看,“专属云”的理念更容易被接受,这背后的原因很简单:相比于对云便捷性的需求,国内企业对安全、本地化部署、运维管理服务的要求更高,但不是公有云或者私有云的模式。

“这也是信服云的价值锚点所在。”张建华如是说,2020年深信服正式进行了云计算业务升级,并推出了信服云品牌。过去深信服的核心关键是超融合,在安全领域稳定承载客户的业务,用超融合对客户的服务器和存储做替换,现在变成助力中小型企业数据中心云化进程的演进。

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:虽然深信服在软件定义基础设施耕耘多年,也积累了相对成熟的虚拟化技术和超融合解决方案,私有云战略和多资源池也如火如荼,但为什么直到2020年,深信服云计算业务才正式升级为“信服云”?笔者认为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是:时机到了。

这里的时机有两方面:1、国内中小企业规模上云的需求已经被证明,行业进入爆发前的“窗口期”;2、信服云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道路,从IT基础设施的底层,开始向上拓展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,过去10余年,国内云计算已经演化出多个流派。Gartner在2021年的报告中就明确提到:基于中国国家数字资产保护计划和云迁移的兴起,更多的中国企业将“云安全”定为高优先级的任务。企业需要新的云安全能力,以便应对数据中心云化和业务应用云原生化的发展,因此,云安全有望在2-5年内达到爆发式发展的高峰。

02

解耦中小企业上云诉求,大有可为

回到宏观视角,某种程度上来说,国内云计算已经走过了萌芽期和探索期,进入到一个新阶段。这背后,一方面受国内产业业态影响,另一方面则来自与本土玩家的自主创新能力,也许很多最基础的科技创新并非来自中国,但大规模应用并在实践中不断改进、提高这些创新技术的能力,恰恰是我们的强项。

但对于中小企业的上云价值区间,很多人是有误解的,认为他们的需求比较离散无法标准化。

这的确是横亘在企业服务领域的一个难题,也是国内云计算玩家对中小企业产品缺位的症结所在。但事实上,如果从能力侧出发,你会发现它们其实有很多共同点的。比如开发一套企业内部的人力资源管理系统,或者在原有系统中内嵌请假电子流,对于很多大企业来说很简单,因为他们本身IT能力就很强,但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就相当棘手,往往要借助外部力量。

企业服务领域的一个真理是:想做好产品,就必须先足够理解对方,并做好需求预期管理。

在张建华看来这将是一个极具潜力的大市场,也是信服云的机会。“我们很了解中小企业它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企业管理方式和能力,这些东西是可以抽象成共性需求。”因为到了混合云竞争阶段,主流玩家比如VMware做的还只是局限在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和虚拟化,而AWS、阿里云、华为云这些虽然也在做,也做得比较好,但更多地聚焦在大客户和互联网企业,忽略了广大中小型企业也有这方面的需求,没有与之相匹配的产品和方案,导致这些企业的绝大多数还在走虚拟化路线。

某种程度上来说,信服云是深信服的B面。张建华对新眸谈到,“这也是我们打造信服云的底层逻辑所在,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,简化了基础架构管理,让企业内部部署IT能够以模块化、小增量的方式响应新的业务需求,而这些是一些“大云”所不具备的能力。”

基于超融合架构,对比行业其他云计算解决方案,信服云的最大优势在于“一站式”的安全集成能力,同时基于深信服本身的产业链连接能力基因,让信服云很快在行业里脱颖而出,同时也证明了这个市场。关于这点,东方通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东方通软件总经理李利军就曾公开表示:“信服云是一个让上下游企业都充满参与感的平台。”

03

下一个10年机会,离不开数据中心

今天的数据中心,正如10年前的云计算,在新基建和数字经济的双螺旋驱动下,历史又重新回到了一个新起点,玩家们纷纷押注数据中心,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企业上云规模快速增长,数据中心已经成为云计算下半场的角逐重点。

这是一场新的赛跑,因为数据中心扩张的背后,其实是业务、产品、运营以及市场多方驱动的结果,张建华对新眸谈到,“我们当前数据中心就是提供托管云云服务的,我们不喜欢把自己和公有云混为一谈,现在我们提供托管云云服务能力的数据中心有70个,未来我会建设超过200家数据中心,确保我们的客户能够在家门口就获得最便利的云。”

某种程度上来说,从过去的“安全”+“云”双引擎,到提出XaaS全面云化转型,托管云和专属云是信服云的新解法,深信服曾明确提及,托管云要打造成数字世界的便利店,为混合云时代提供第三种选择,这种做的好处是在中国云计算浪潮下,无论是公有云还是私有云,公司托管云享受两者红利。

当然,这个过程也给玩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。“肯定焦虑一定是有的,我每天思考的最多的3个问题,是我如何去提升我们整体的全公司的研发能力,要知道,市场对于云能力的需求是动态变化的,我们内部还特别设立了客户成功部,给客户提供管家式的服务,现在这个团队接近500人。”张建华补充到。

图:深信服研发费用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
(来源:银河证券、公司公告)

“在我们这种体量的公司里面,能拿出20%的营收额作为研发成本投入,基本上是很少见的,我们不是那种巨无霸,靠自己的品牌就能获得客户,最终还是要靠产品靠创新和对人才的投入。”尽管打破传统IDC服务的护城河并不容易,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,国内云计算的新一轮战争已经打响。

作者 aibbs